贩卖焦虑VS人间真实,《亲爱的小孩》就是一部“恐怖纪录片”

上头的观众说这剧是血淋淋的人间真实,还不忘分享自己或者身边七大姑、八大姨的婚姻往事。

下头的观众说这是部纯纯狗血恐怖片,看完了恐婚恐育,十分不利于家庭的和谐。

一部电视剧因为拍的过于“真实”而不被观众接受显然是不够合理的。那么问题来了,真实的家庭剧只能靠焦虑表达吗?高潮迭起和真实下沉可以两开花吗?

“狗血”元素的集合

《亲爱的小孩》被吐槽贩卖焦虑的一个原因是,这部剧几乎是集狗血大成者。

产后焦虑、丧偶育儿、月嫂偷懒、婆媳关系、吃胎盘、婚内出轨、绝症、再婚家庭等社会热门话题被《亲爱的小孩》一网打尽。

《亲爱的小孩》改编自王小帅的电影《左右》,《左右》在当年也引发了不少争议。

不过《左右》讲的是两对已经离婚的再婚夫妻,如何冲破道德和伦理挽救孩子生命的故事。而电视剧则把离婚之前,家庭的部分无限拉长了。

电视剧开篇就很戏剧化,先是方一诺(任素汐 饰)一个人孤零零的被护士从产房推出来,而她的丈夫肖路(秦昊 饰)晚上在家看了球赛,第二天又忙着给亲妈送孩子的胎盘。

好不容易一家人到齐,所有人都围着孩子,女主想要喝杯水的要求都没人能听见。因为打麻药的原因,洁癖的女主排泄不能自理,几乎崩溃,而丈夫一边收拾,一边露出嫌弃的表情。

回到了家则开启了新一轮的育儿大战。男主嘴上说着好的好的,其实完全不起任何作用,女主产后激素作祟,情绪一直很紧绷。

新手妈妈跟月嫂的大战一触即发,月嫂因为想多睡一会,在母乳里加奶粉,靠着自己所谓的经验让孩子得了黄疸,女主面对月嫂情绪激动,这时候丈夫在旁边轻飘飘来句:你别这么敏感。

最终月嫂“跑路”了,婆婆大包小裹的来了,婆媳大战就此拉开序幕。婆婆心眼不坏,但生活习惯不太好,抽烟、不拘小节,照顾孩子和女主都没那么仔细,还因为疏忽摔了孩子。

各种操作之后,女主的亲妈、男主的亲妈和弟弟还有女主一家三口蜗居在了这栋老房子里。矛盾不必多说,自然是鸡飞狗跳。

好不容易孩子大了点,大家的生活也都应该回到正轨,可孩子周岁宴上小三找上门的闹剧彻底撕碎了这平静的假象。

男主婚内出轨,虽然后续试图挽回,但还是你来我往互相诋毁,最终离婚收场。

至此,家庭里的一地鸡毛几乎全都集中在了《亲爱的小孩》里。后面的剧情看起来应该和电影脉络相同,但家庭剧的基调,已然盖过了道德和伦理的讨论。

复杂的群像

一般的家庭剧里,渣男渣女通常都是贡献话题的工具人,被吐槽才是他们的最终归宿。《亲爱的小孩》里,人性的复杂被表现的淋漓尽致。社交平台上也到处是站队的言论。

男主肖路不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,有一部分观众觉得他已经做的很好了,反而是生完孩子的妻子过于敏感了。

肖路看上去温和冷静,遇事就说好的好的,被骂就说我错了我错了,前期是个典型的老实人人设。

一开始的时候,他也会为妻子捏腿,工作回来晚不忍心打扰妻子和孩子选择钻回车里睡了一夜,在妻子和亲妈之间不断调和矛盾,离婚后也一直偷偷跟女儿见面,女儿病了之后也想尽一切办法去赚钱。

从这些来看,他也没那么坏。但他婚内出轨,在照顾孩子上偷懒,逃避责任,在婆媳关系上和稀泥等等,他又是个渣男。这也让这个角色很生动又很人性化。

女主在这段婚姻关系里也不完全是受害者,她也有自己的问题。她性格强势,说一不二,生了孩子之后所有的重心都在孩子身上,即使已经意识到婚姻出现了问题,她还是选择了逃避。

但她在做妈妈上可以说是接近满分。让她鼓起勇气走入第二段婚姻也是因为孩子需要一个爸爸,第二段婚姻里其实她也受了委屈,但因为丈夫和家人对孩子好,很多事情她也都可以忍耐。

而剧中的婆媳关系、姑嫂关系也不再只是刻板的对立。

剧里女主的第一任婆婆不拘小节,是大大咧咧的性格,说话口无遮拦,但也会因为摔了孩子跟儿媳妇道歉。知道儿媳妇决定离婚,也体量并且很心疼。

女主第二任丈夫的姐姐也是个嘴硬心软的代表。她可以和耐心的对待女主的女儿,但对女主却总要挑两句刺儿。

知道孩子病了之后,也没有圣母心发作,而是客观分析目前的情况,难怪弹幕上有观众一直刷:姐姐才是人间清醒。

其他的角色也很能立得住。女主的妈妈很通情达理,但对女儿女婿的生活也参与的过多,有挑事儿的嫌疑。男主的弟弟虽然一事无成,但也会在侄女病了之后努力工作赚钱。

正是这些复杂的群像人物才让《亲爱的小孩》变得更加真实,毕竟生活中人都是复杂的,很难有纯粹的好人和坏人,有缺点才让人物更加下沉。

越真实,越焦虑?

即使剧本扎实,有实力派演员背书,但《亲爱的小孩》还是引来了不小的争议。

首先是贩卖焦虑和用力过猛让一部分观众感到不适。

《亲爱的小孩》没有现在大多都市剧那种惨白的打光和滤镜,色调上偏暗,给人一种比较压抑的感觉。

这种色调上的压抑加上糟心的剧情,不仅让未婚未育者感到了恐惧,即便是一些已经当了妈的“过来人”,看了这部剧的前几集,也选择果断“弃剧”。

超级真实的剧情让不少观众很窒息,不仅是恐婚恐育,觉得生活都没有希望了。

而也有另一部分的观众,觉得丧偶式育儿、婚内出轨、婆媳关系等问题是婚姻关系里的常态,更容易感受到共鸣。

而所谓的贩卖焦虑,其实不是电视剧编造出来的,而是现实才是焦虑本身。那些觉得被焦虑到了的人源于大多数更是源于自身的恐惧和未知。

要说一部影视作品可以让人多生多育或者恐婚恐育,的确是有点“异想天开”了。但从艺术创作上来看,能让观众因为焦虑而“弃剧”,真实尺度的把握也确实是一个问题。

这不仅是《亲爱的小孩》一部家庭剧面临的问题。

十几年的《蜗居》到今年的《心居》,买房至今让年轻人焦虑,而剧里过于拧巴的感情纠葛也让不少观众看的很疲惫。去年《乔家的儿女》也因为兄弟姐妹通通离异的“狗血”桥段让观众直呼后期剧情崩坏加烂尾。

而这些争议之下,也总有些观众为其挽尊:现实比这狗血多了。平心而论,真实和狗血、对生活的艺术加工和贩卖焦虑边界比较模糊。

其实《亲爱的小孩》里女主离婚之后那一段戏的色调是很明亮的,也象征了一切都在满满变好,大家也各自有各自的生活,但可惜的是明亮的剧情太少,很快戏份又压抑了起来。这也就让观众忽略了剧里明亮的那些桥段,记住的只是窒息的剧情。

不过换个角度来看,《亲爱的小孩》也能当做一部教育片。没结婚的可能是打“预防针”,提前预习一下婚姻里可能会面临的问题。

结婚有娃的则可以完成某些和解,在别人的生活里对标自己,其实没啥过不去的坎儿。

而《亲爱的小孩》作为国产家庭剧里“真实”的代表,在真实与焦虑之间,或许也能将讨论带上一个新的高度。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